在林林總總的國際賽事中,亞運會雖然不如奧運會高端、大氣、上檔次,也不像世界杯那般高調、奢華、有內涵,但好歹也算是亞洲地區規模最大的綜合性運動會,更是無數運動員、教練員夢想登上的舞臺。即便拿亞運金牌拿到手軟的中國軍團,也把亞運會視作體壇新人建功立業的始發站。
  但如今,六十有三的亞運會,卻突然間成了人人喊打的“絞鈔機”,面目可憎,讓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。
  越南政府臨時決定棄辦2019年亞運會,因為順應民意,一度博得滿堂彩。政府不打腫臉充胖子是好事,但當初倉促申辦,如今突然棄辦,這種相當於半途撕毀合約的做法,是迫於其國內經濟形勢,可以理解,卻不值得大贊特贊。不然,個個申辦城市都言而無信,亞奧理事會豈不成了無頭蒼蠅。
  而真正把亞運會置於風口浪尖的,恐怕還是南京青奧組委官方一天之內上演的“反轉戲”。南京青奧組委執行主席楊衛澤先是在青奧會倒計時100天新聞發佈會上,話趕話地說出“願意接辦亞運會”,隨後青奧組委官方又在當天夜裡澄清此事,明確表態“只是誤讀”,不會申辦。
  南京官方如此匆忙與亞運會撇清關係,某網站就此事所做調查竟有七成網友反對申辦,足見亞運會在中國老百姓心目中的尷尬形象。而反對者之所以反對,無非是覺得辦亞運會“勞民傷財”,希望把這些錢用於民生。
  隨著承辦費用水漲船高,甚至奧運會、世界杯的賽事舉辦地,都很難真正從辦賽中贏利,更不要說影響力遠不及二者的亞運會。但申辦者為何絡繹不絕,說到底還是為了各自的訴求。即將於4個月後開賽的2014年亞運會,其舉辦地仁川市政府就曾明確表示,希望借助亞運會的召開,聚焦眼球,達到招商引資的目的,吸引亞洲各地游客前來觀光。
  仁川市政府的目標能否達成,眼下還是未知數,但新近落成的仁川亞運會主會場耗資近30億元人民幣,足見亞運會承辦費用居高不下已成現實。儘管仁川市政府表示,承辦費用不可能和創下歷史新高的廣州亞運會相提並論,但指望承辦亞運會實現收支平衡,儼然已成天方夜譚。
  問題是,申辦者初衷很多,想法不少,渴望借賽事平臺,唱各種大戲,但這些附加意義均非賽事舉辦的初衷,如今一骨腦兒算在賽事頭上,著實有“躺槍”之嫌。就拿廣州亞運會來說,市政府1200億元的投入固然嚇人,但其中有1090億元是用於城市重點基礎設施建設的,也就是說,不管辦不辦亞運會,這筆錢都是要投入的。把這些錢也算在承辦費用上,顯然對亞運會本身有失公允。
  更何況修建地標性的主會場,斥巨資大辦開閉幕式,這些並非規定動作的動作,本就該因地制宜而非互相攀比。果真回歸賽事本質,亞運會又怎會落個“勞民傷財”的名聲�1998年曼谷亞運會組委會不大興土木,不鋪張浪費,結果不賠反賺的例子,想必是值得後來者學習借鑒的。
  其實,即便亞運會不算香餑餑,也不至於“臭大街”。之所以淪落至此,還是賽會組織者的辦賽理念出了偏差。  (原標題:亞運會為何“躺槍”)
創作者介紹

歐風古典傢俱

yq96yqgde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